3104

蓝蓝蓝蓝蓝蓝的海啊。

同居三十题

今天超短打,因为我还不会开车。×⊗×
→↑→↑→↑→↑→↑

15.普通一天

        “ 是有貓膩,有鬼怪,還是我的床太溫暖太舒適。”

         今天是個什麼日子?可能是誰的生日,什麼的紀念日,甚至是哪個國家的國慶,搞不好歷史上的今天令人震驚。但是這都不關大野什麼事,起碼還沒燒到他身上嘛。

          對大野來說,今天是個晴天。一個休息日的晴天,也沒什麼特殊情況!意味著什麼!今天的大野是屬於海的,魚的,太陽的。家裡被像旺仔一樣盯了好幾天的魚餌們終於要發揮他們的作用了。

          渾身散發著愉悅的大野扛著工具就打算出門的時候,感覺背後怪怪的。總覺得自己應該小心做人。

          二宮看著差半步就邁出玄關的人,想這人求生欲還挺強烈的。看看大叔這高興勁,空氣都冒泡了冒泡了好嘛,還自帶bgm,也不想想臉黑成啥樣了,最近連帶著自己都被Jun委以重任,監督大野不要太黑,想起Jun的眼神Jun 的話“nino,交給你了,不管用什麼方法都要讓大野別黑下去了,保持住!保持住就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大野回頭就看見,雙手交叉抱著,腳一下一下點著地的nino,求生欲一向強烈的大野,總能在關鍵時刻解讀出戀人的想法。果斷放下工具,貓著背移動到二宮面前,
         “啊,那個nino,我最近新學了一手漢堡肉的做法哦,要不要試試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最怕nino這種似笑非笑的嘴角和Kira Kira 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個不急哦,之後再說吧,大叔。”拉著大野坐在沙發上,“難得天氣好,今天我們看點紀錄片體會下人生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大野一頭霧水,無法理解,是海洋紀實還是遊戲十八變還是追踪釣魚遊戲的背後。都很不可思議嘛。事實上,人生只有更不可思議,當看到80寸的大電視,開始播放人夫生命大作戰的時候。啊,我是誰,我在哪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今天釣魚麼?”,二宮還順手給大野整了整衣領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,不釣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船長會很苦惱的哦。”二宮抽出大野的手機,示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野匆匆掛斷電話,也不知道紀錄片糟糕的聲音有沒有傳入船長的耳裡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對不起,sk生命大和諧開始,以下省略3104個字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           “ 怪我的床太溫暖太舒適,被子裡藏了一個小kazu。”大野智哼著小調心想晴天在家,可以作畫的嘛,ふふ

←→↑←→↑←→↑←→↑←→

講真,作畫什麼的我有點污。
∥ Υ ∥

同居三十题

17.大野日记

        大野智的日记很神秘,二宫认为作为一个合格的爱人是不应该看的,起码不是这个看法。但是,现在,大野的宝贝日记就摊在二宫面前,二宫从纸张的磨损,以及超明显的变色程度上判断,大野对这段日子的喜爱程度,关键是,二宫对着大野的旗鱼角发誓,是字先动的手,nino,nino,nino,好多的nino就这么跑到了二宫的眼睛里,还有这画也有着熟悉感。

         二宫划掉脑子里那些日记本出现的原因,忍不住想用自己的汉堡手去够那本日记时,大野出现了,二宫的手还停在日记本的上方,抬头就是大野的笑容,二宫怎么看怎么觉得,大野很欠扁。一下站起来,还是弱了气势,“那什么,我去上个厕所。”摸着下巴的手也无法让人转移对变红的耳垂的注意。

        大野挡住了二宫的去路,“nino,这本给你看哦!”日记本横在二人中间。对视几秒,大野把日记本塞二宫手里就跑了。

        什么嘛,别的日记本还是不给我看嘛。难道不留下给我讲讲心路历程?二宫看看手上的日记本再看看大野跑掉的方向。嘛嘛,正好缺一本厕所读物,手上的东西解解闷应该还不错。

         于是,二宫同志裤子也没脱就坐在马桶上,开始了厕所读物的欣赏。果然还是很在意那一小截上的nino字样。

         简直老脸一红,是什么中二时期,不对,是什么少女时期???

         满页满页的对话体,插着大野的随手的涂鸦。这是什么剧本么,还自带分镜头。

    『xxxx年xx月xx日  雪
        今天休息在家,大雪,地暖和nino,最高。
       nino:哦噫,大叔,下雪了,出个门呗。
       大野:好啊好啊。(震惊中带着雀跃)
      结果去了阳台,哈哈,不过戳了戳雪呢。』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二宫不禁发出了“狡猾呐”,这么读下来,怎么到感觉是我领着去了阳台,明明是他嘛,狡猾。
  
     『xxxx年xx月xx日  晴
          还是会痒啊
          大野:好痒啦,不要再捏了!
          nino:好啦,好啦,不会捏啦,放心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 大野:真的哦,真的不捏哦,很痒的嘛。
          nino:真的啦真的啦。(一个伸手)
          大野:啊,好痒。
          nino今天也很可爱。』
     ......  
       二宫对着深色封皮上隐约的大宫志傻笑,真是个呆子。

→→→→→
翻日记体味到人生妙处来。
∅∀∅
短打王
 

同居三十題

 1.深夜流泪

       这是一个普通的夜晚,每一个白天都配着的一个夜晚。大部分人类都遵循着自然的要求,进入了夜晚。有多香甜的梦,就有多苦涩的人。

       大野智今晚本来也是属于甜睡的一边。毕竟是四个弟弟以轰炸般的音乐才能吵醒的人间奇才。但是此时此刻,此地,枕边人的小动作却像猫一样挠着他,打开小夜灯,黑夜里反着光的水渍,惊醒。二宫怎么了。

      “大野智!你开灯干嘛!还不睡!”出口的声音离小尖嗓还差了十万八千里。二宫迅速转过身把自己整个埋在被子里。

       大野智的脑子超高速地运转着,最近是不是又犯事了,记忆在走马灯,一秒钟很短,但足够大野发挥他巨大的求生欲了。

       “ね,nino,对不起。”大野扑过去抱住二宫,脑袋隔着被子蹭着二宫,也不说第二句话。

        很快,二宫憋不住地伸出了脑袋,一头乱毛下是有点复杂的表情。撑着身子想要坐起来

        “我说,大叔,你看见了吧”

        “恩,看见了。”大野随着二宫的动作,变换着姿势,倚在二宫的怀里。抬头就是二宫的眼睛,亮晶晶亮晶晶。

         “还以为大叔你睡着了呢。”说话间二宫的手就往床头柜上探着。摸了一会才想起来自己昨天才实行的禁烟计划,摸了摸大野的头毛,心想,还是算了吧,人生怎么可以这么无趣 。

          大野发出了哼哼哼的笑声,也起身靠在了二宫的旁边。

          “我以前说过的吧,有时候会不自觉流眼泪。是吧,眼泪这种东西就是会自己掉下来的。”火车宫上线。也不等大野回答,二宮一个转身就跨坐在大野身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小夜灯,昏昏暗暗的,其实二宫看不清大野的表情,但是就是觉得他在笑,因为二宫也在笑, 紧紧抱住大野,脑袋埋在大野的脖颈旁,发出闷闷的声音,“大叔,我好开心,真的好开心。这一天终于到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哦,nino,我也很开心嘛,从那天开始就很开心了。不对,认识你的每一天都很开心哦。”大野环着nino的腰,摩挲着nino的衣服,看着nino的头顶,感受着nino的呼吸,不就是等的这么一天么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今天是大宫第一个正大光明的夜晚,不管外面的人有着怎样的反应,都是一个正大光明的夜晚。
          我们也可以认为每一个夜晚都配着一个白天。每一夜的深思熟虑都会变成白天的徐徐图之。

→→→→→
我真的很想让阿智的手伸进nino的衣服里。∅∀∅
短打王

        


hola,正装下跪!!!我都不知道一天要说几次亲老天。

记梗,我可能记一辈子梗。
就觉得很好,很有趣啊,平时对外淡淡的二宫,瞟你一眼就走了。结果开车性情大变,跟打开了开关一样!二攻和也!还不赶紧趁着机会治治我们的小可爱,阿智么。亲老天,车内play。我想想就觉得啧啧啧

人如果不立flag,那还是人么。
2018年,疯狂嗑糖🍬

二十代

         还有十天,这学期才结束。考试的氛围浓重,一群人看的时候你也不得不拿起书,搞得自己很认真的样子,其实根本不知道在干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有人生活鲜衣怒马,有人生活颠沛流离。有人随心所欲,有人禁欲克己。
         本着即将迈入二十代的我也要成为一个社会人,正正经经地读了很多很多年的书,可惜没有什么内涵,笑,一路随波逐流,没什么大的干劲,无所谓呀,有人第一,就有人第二,。不用花太多力气,也能混个中间,天赋什么的,不认为自己有,也就不存在浪不浪费的问题了。
        

nino最高ですね

说好的阑尾糖呢

伤心,说好的阑尾糖呢,说好的甜甜蜜蜜生死相随一生推呢!?